天9国际官网

English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几乎触达至整个移动支付】 【最年轻的用户更有可能更】 【广东移动10086客户端升级】 【包括65项业务和服务

最年轻的用户更有可能更频繁地用信用额度购买

时间:2018-07-29 04:2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中国的移动支付革命无论是速度还是规模都令人惊叹。仅仅五年时间,它就改变了中国城市的日常生活,也为中国庞大的金融科技产业奠定了基础,据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该行

  中国的移动支付革命无论是速度还是规模都令人惊叹。仅仅五年时间,它就改变了中国城市的日常生活,也为中国庞大的金融科技产业奠定了基础,据艾瑞咨询(iResearch)的数据,该行业去年产生了6540亿元人民币(合980亿美元)的收入。去年,中国移动支付的交易额超过了Visa和万事达(Mastercard)的全球总额。

  根据普华永道(PwC)的研究,2017年全球有近一半的数字支付都发生在中国,通过诸如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旗下支付宝(Alipay)、腾讯(Tencent)旗下微信等移动应用完成。支付宝和微信现在均已超过美国最大的在线支付运营商PayPal。据市场研究公司易观国际(Analysys)的数据,2017年Paypal全年处理支付金额为4510亿美元,而支付宝和微信在今年一个月里各自处理的支付金额就都超过了这一数字。

  这一转型是由千禧一代带动的,他们是移动支付的早期使用者,但它迅速在各年龄段中传播开来。千禧一代的父母——40岁至60岁人群——已经适应了移动支付,特别是在大城市,尽管他们用的功能一般较少。Frida Cai说:“我父母现在离开一个停车场,要是出口不接受移动支付,他们就会抱怨的。”只有年长人士才会随身携带现金。由腾讯委托研究公司益普索(Ipsos)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0后人均携带现金为172元人民币(合26美元),而60后为557元人民币。

  中国的移动支付革命有一部分是因人们在传统银行感到不便而激发的,农村用户得长途跋涉,城市用户得在银行网点大排长队。但引爆这场革命的是中国科技巨头提供的独一无二的服务组合:它们将社交、电子商务和支付功能融合到单一应用中,用户可以在管理自己的社交生活的同时打理财务。

  市场研究公司艾瑞咨询的金融科技分析师李超表示:“当用户使用这类金融科技时,他们不觉得是在处理自己的财务,他们觉得这是日常生活必需品的一部分。”

  这场革命的主要推动者是腾讯和阿里巴巴(Alibaba),以及后者的姐妹金融科技公司蚂蚁金服——最近估值超过1500亿美元。它们合力创造了一个“生态系统”,这是一个环环相扣的服务网络,网络中的服务不但彼此互补,而且可以借助几个“杀手级应用”使用。它们已成为千禧一代的天然游乐场。

  想象一下Facebook连接到电子邮箱,并有一个内置支付平台,可以在朋友间分摊费用:这就是腾讯的微信。或假设亚马逊(Amazon)拥有自己的支付系统,你只要用朋友的电话号码就可以给他们打钱:这就是蚂蚁金服的支付宝。这些平台的网络效应是巨大的,如果你的朋友都在用它们,你很难不用。

  要激活一款应用,用户首先必须将其与银行卡绑定。然后所有的支付通过蚂蚁金服或腾讯完成。用户经常把智能手机上的“移动钱包”视为存款账户,可以用它在收银台通过扫描二维码付钱,给家人和朋友转钱,以及从零售商那里购买“线O)服务,比如理发和日用品配送。

  “人们担忧我们正在将驾驶的全部乐趣夺走。”他说,“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你看,总是会有这样的好[详细]

  23岁的科技公司员工Chauncey Zhang表示:“北京正在变成,离开智能手机就很难生活,因为许多地方都开始不收现金。”在大城市,一些商店、市场和食品摊位现在都只接受移动支付。

  智能手机不仅是购物的必要工具,也变成了叫车和支付出租车费用不可或缺的工具。北京人开玩笑说,现在带手机充电器比带钱包更重要。

  蚂蚁金服副总裁陈亮(Ray Chan)表示,是千禧一代快速的接受习惯缔造了该公司的非凡成功。“当我们考虑新产品时,我们是为了这个时代创造它们,年轻人已成为我们这个社会的主要推动力。”

  他解释说,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一直依赖陌生人之间的信任,不管是在一个在线平台上为一款还没见过的商品付款给某人,还是一个人贷款给另一个人。他补充称,支付宝的第一笔交易发生在2003年,是一个中国学生通过淘宝(Taobao)在线市场从生活在国外的另一个学生那里购买一部二手相机。

  千禧一代甚至从移动支付中创造出互联网俚语。28岁的李源溪在北京创业,她男朋友用移动支付的形式给她写“情书”,要么是52元人民币,要么是131.4元人民币。这些数字用中文读起来像是“我爱你”和“一生一世”。她说:“我使用金融科技与人们联系。”她补充称,这要比手写卡片容易得多,也更直接。

  如今,智能手机互联网世界最新成长起来的居民是“零零后”,也就是在2000年以后出生的后千禧一代。正如陈亮谈起他自己上小学的儿子那样:“以前,当父母带孩子购物时,孩子会哭闹着要玩具,父母可能会说‘我没带零钱’。如今我的儿子会说‘爸爸,你能扫码吗?’”

  在阿里巴巴为其电商平台淘宝和天猫(Tmall)制作的推广视频中,一个年轻妈妈说起她上幼儿园的女儿:“现在,当门铃响起时,她不会跑向大门说‘是爸爸!’而是会说‘是快递员!’”

  熟悉移动支付还让用户更容易接受其他新的金融科技创新,比如P2P贷款、货币市场基金投资和消费贷款等领域的创新。

  从表面来看,中国看上去不太可能发生这些事情。中国人一般利用储蓄购买大额商品,而不是借款。中国是全球家庭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至于投资,房地产被视为最安全的资产。

  然而,许多市民和小型企业仍未充分享受到传统银行的服务,金融科技公司已看到了移动平台超越传统银行的机会。

  结果,最先精通智能手机的千禧一代,处理起自己的金钱出奇地娴熟,尽管他们通常被认为是最不懂金钱的一代。“金融科技让年轻人熟悉了许多不同的理财方式,”28岁的深圳科技公司员工Nathan Zhang说。

  新浪娱乐讯 2018俄罗斯世界杯开幕在即,日前,侯耀华女徒弟安娜金在微博晒出一组火辣写真,化身足球宝贝大秀美好身材。

  制作个人理财应用程序的公司随手科技(Feidee)表示,93%的用户是1980年之后出生的年轻人,42%的用户生于1990年之后。

  千禧一代财务态度的转变,推动了金融科技新产品的发展。“中国有其特殊性。在其他地方,消费信贷是一个重要的金融市场,但在这里,70后一代通常无法接受借钱消费的想法。”乐信(Lexin)副总裁刘方说,“但年轻人对自己的收入潜力非常乐观,会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乐信是去年在纽约上市的一家大型分期贷款平台。目前,中国已有多家金融科技企业完成首次公开发行(IPO),乐信是其中之一。

  电商的兴起使得借钱消费变得更便利:京东(等零售商让用户可以通过点击几次屏幕,就以分期付款方式购买商品。乐信跟踪着目标受众需求的变化——乐信把其受众描述为受过教育的年轻人。随着千禧一代客户年龄的增长,乐信现在预计业务将扩展至旅游服务和儿童保育项目。用户群正在迅速扩张,4月份达到820万人,同比增长64%。乐信的算法只需要几秒钟就能批准一个新用户的信用额度。

  整合至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平台的信贷服务“花呗”(Huabei)承诺,即使没有余额,你仍然可以买、买、买。它发放500元至5万元人民币不等的贷款,在不超过一年内分期偿还。与乐信一样,花呗也发现,最年轻的用户更有可能更频繁地用信用额度购买较小的商品,这表明分期付款正成为管理支出的默认方式,而不是大额支出的专门工具。

  中国政府已对信贷渠道的激增感到担忧。监管机构和企业现在都在打击投机性贷款和高利率贷款。政策制定者尤其担心年轻人会成为不良贷款机构的牺牲品。去年,他们发起了一项行动,阻止这类公司在大学校园里以“创业贷”、“培训贷”和“求职贷”等名目进行虚假广告宣传。

  30岁的音乐教师刘迪(音译)表示:“在网上获得贷款很容易,也非常快。”与信用卡相比,她更喜欢网上分期还款的贷款,她说信用卡更贵、更不方便。但她警告说:“这些事情会形成依赖性,因为钱来得太容易了。”

  投资与支付宝和腾讯的应用程序捆绑在一起,也变得一般化了:用户只需轻轻点几下,就可以将手机钱包中剩余的钱存入定期投资产品。因此,蚂蚁金服旗下的“余额宝”(Yu ‘E Bao)在推出仅仅4年后,即成为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

  金融科技在中国的迅速发展使得用户、投资者和企业家都在问,同样工具是否可以在国外取得成功。一名法国青年男子在一段视频中抱怨道:“当我离开中国时,我觉得自己回到了10年前……腾讯,你为什么不在这里推出(微信支付)?”这段视频在中国迅速传播开。

  今年早些时候,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Pony Ma)回应该视频称,在国外移动支付本地化“非常困难”。他说:“我们走出去探索了许多市场,意识到中国在这方面实际上非常先进。”

  腾讯和蚂蚁金服跟随中国游客出国旅游的激增,在国际上扩张,并正在考虑如何最好地为当地用户服务。微信支付正开始扩大与巴黎和日本北海道购物中心的合作关系。该公司在马来西亚申请了第三方支付牌照,马化腾说,“但是当我们获得牌照时,我们发现缺乏基础设施。”蚂蚁金服和腾讯多年来与中国数百家银行建立了联系,从而使得它们提供服务成为可能。

  蚂蚁金服的支付宝去年与美国支付基础设施公司First Data签署了一项协议。它们一起在一些美国零售商的商店安装了支付宝设备,最初针对的是中国游客,但也希望向当地居民推广。然而,在今年年初,由于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其收购支付公司速汇金(MoneyGram),蚂蚁金服在美国的抱负一定程度上破灭了。蚂蚁金服在其他地方更受欢迎:它与阿里巴巴一起拥有印度金融科技集团Paytm的多数股权。

  市场研究公司高德纳(Gartner)的研究副总裁克里斯托夫-乌聚罗(Christophe Uzureau)表示:“中国市场与其他市场截然不同。在大多数国家,消费者对银行的信任度高于对其他服务提供商的信任度。”在中国,情况并非如此,他说,“支付宝和微信享有更强的品牌认知度。”香港正在感受到内地金融科技颠覆者的威胁。汇丰(HSBC)等大银行担心被挤出市场;支付宝在香港的合资企业已经有了逾100万注册用户。

  管理咨询公司奥纬咨询(Oliver Wyman)大中华区金融服务部联合主管盛海诺(Cliff Sheng)表示,尽管向国外输出移动支付系统存在困难,但中国金融科技对外国企业来说仍是具有吸引力的样板。“起源于中国的金融科技创意可能会在西方被复制,例如航班延误保险和自动理赔运费险。中国正逐渐成为这些创意的创新中心——这些平台拥有数以百万计的用户和交易,因此它们可以做实验并找到用户所需的新产品。”

  北美和欧洲的银行负责人也在密切关注。以前,当他们想要了解银行业的未来时,他们只是去了硅谷。现在他们还去中国。

  在最近访问中国之后,加拿大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Canada)总裁戴万祺(Dave McKay)在这家加拿大最大的银行开展了消费者业务改革。他的目标是模仿阿里巴巴和腾讯之类公司,成为一个“平台”,提供额外的服务,如为购房者提供选址建议以及为初创企业提供会计服务。

  中国的革命留下了一个悬而未决的大问题。全球数据监管机构将如何应对金融科技公司的崛起?这些公司可以跟踪个人生活中的每一个商业决策,正如它们在中国已经做的那样。

  这对消费者来说也是一个问题。Frida Cai表示:“考虑到有那么多中国人用智能手机购买杂货、日常饮食和娱乐服务,数据积累的规模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她补充说,尽管她担心隐私,但移动支付太方便了,无法弃之不用。

  但她也对这条路可能通向何方保持警惕,她补充说:“我们是在为自己打造一个未来主义社会,还是给自己造一个笼子,我说不清。”

(责任编辑:admin)